江苏作家【徐兴林散文精选】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7-04 06:08   40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江苏作家【徐兴林散文精选】

  年出生,中国促进会会员,本科文化,江苏连云港市人。喜欢诗歌,散文与小说创作,作品多发表与《齐鲁文学》《连云港文学》《连云港日报》《苍梧晚报》等刊物。现为连云港市散文协会理事,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会员,连云港市千叶红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

  爸,今夜你又进入儿子的梦里了,还是那样的慈祥,和蔼可亲!爸,你离开我们整整二十二年了,再有几天是您老八十二岁的寿辰。

  爸爸,您在那边能听到儿子在喊你吗?您虽已走了二十二年了,儿子从没有忘记过您,您的音容笑貌时常出现在我的梦里,还是那么的瘦弱。

  父亲虽然不认字,但是,他是一个有胸怀,有的人,他时常教育我们要老老实实,踏踏实实做事,说起父亲有讲不完的话语,总也无法慰藉心中的思念……

  小时的记忆里,父亲细高挑儿的个子大约有1米七左右,瘦瘦的长脸、深深的双眼皮、高高的鼻梁、厚厚的嘴唇、额头上爬满一道道皱纹,一年的时间多半穿着一身蓝色劳动布上衣右边的肩膀上有一块补丁(因为父亲习右边挑东西),两边的衣领始终是翘着一半(因为穿的时间太长加上劳动布太硬),两边的口袋里一边放着烟一边塞着小孩写过字的旧纸,裤子的两边都有大大的补丁,一年到头都穿着一双有着好几个补丁的黄军鞋。

  爸爸特别爱干净,衣服始终是干净整洁,他习惯晚上到家洗衣服,早上经常穿着潮湿的衣服出门干活,他特别喜欢洗澡(洗澡可以消除疲劳),经常去磷矿的东山厂洗澡,因为矿工澡溏对周边的农民是免费的。

  爸,您给予我快乐的童年,给了我今天的成功。记得有一天早晨您起的很早去拉粪,我哭喊着要跟着您,您把我放在粪车前脱下衣服裹在我身上,当时的季节应该是深秋很冷,当我看到炸油条哭闹着要吃,您把我从车上抱到怀里走到卖油条前面,摸索很长时间,翻遍口袋,不知掏了多少钱,您跟卖油条的说:“能不能买根小一点的给我儿吃”。真的,因为儿子当时太小不懂事,没能体会到父亲当时的心情,家里山芋煮米饭您吃的永远是山芋(那个年头的山芋不值钱,一斤大米能买几十斤山芋)。

  爸爸一生没有过上一天的好日子,等到日子有了出头父亲就得了重病。家里有点好吃的他舍不得吃总是给了我们三个孩吃。

  父亲的身体是长年劳累成疾,一直不怎么好。记得九四年的春天他说胃疼我带他到市二院做了检查,三天的后的报告出来了,于我而言就是一个,“胃癌”!我控制不住我的眼泪,远远的看着那个慈祥瘦弱犹如干柴,勤劳朴实,起早贪黑,的父亲,令我万分的悲疼……

  瞬间,我不知如何是好,我的靠山,我可以遮风挡雨的大树,我可以依偎的港湾一下子没了。当我伤心流泪的时候,医生的话打断了我,“不要哭了,赶快想想怎么治疗吧。”一切听您的医生。

  父亲胆特别小,如果告诉他得了重病估计他会崩溃,所以,直到手术后一年零三个月去世的最后一刻我才扒在他耳边告诉他的病情,(母亲也是此刻才知道)怕母亲承受不了打击所以一直都没告诉她。(之前一直胃溃疡病情)

  一年内父亲做了两次手术,第一次是胃切除五分之四,几天后发生了意想不到的术后综合症,紧接着又做了第二次手术,住院期间,父亲着疾病的折麽,他痛苦的表情,让我的心在流血,心如刀绞、悲愁垂涕、肝肠寸断,束手无策,无计可施。我请的专家医生说,象他这种病人的情况很少,你父亲可能是心里紧张害怕焦虑不安等等因素引起二次手术……

  医院下病危通知的时候,有个中医生好心的告诉我,你父亲的病仙逝的最后一口气可能会传染,尽量不要靠近,医生的心是好的,父亲辛苦的把我养大,一辈子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把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了我们儿女,我的生命是父母给的,我不会离开他半步,即使要我的命我也不后悔……

  爸,儿子没能为您尽一点孝道,每次想起您都不觉泪满面,爸,如果能给我一次机会我会不顾一切走进,把您带回到我的身边让我进一份儿子的孝心。

  《齐鲁文学》(季刊)是齐鲁文学社主办的刊物之一,分别是【春之卷】【夏之卷】【秋之卷】【冬之卷】。以“时代性、探索性”为办刊旨,不断发掘和推出了一批中国当代诗人、作家,名篇佳作如林。富有时代气息,可读性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