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个版本的朱自清散文精选值得收藏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7-06 13:57   104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哪个版本的朱自清散文精选值得收藏

  帮我推荐一下哪个出版社哪年出版的朱自清散文选或者精选无论从选文,排版,封面,手感都很优,平装或者精装都可以,最好还可以附的图,谢谢...

  帮我推荐一下哪个出版社哪年出版的朱自清散文选或者精选无论从选文,排版,封面,手感都很优,平装或者精装都可以,最好还可以附的图,谢谢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朱自清散文精选,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版本是最好的;真品值得收藏;真品喜欢就可以当一个品种收藏。

  展开全部花儿落完,泡桐树的叶子很快就长出来了,新生的叶子形状像个心,叶面毛绒绒的,如小孩身上细细的汗毛,闪着银色的。新生的泡桐叶子长势喜人,不几天功夫,就如荷叶一般大。麦子黄了上场的时候,我们经常摘下它,顶在头上遮住辣的太阳。炎热的三伏天,母亲把黄豆煮熟了做豆豉,派我摘几片梧桐的大叶子,洗净了覆盖在发酵的黄豆。黑色的瓷盆,碧绿的桐叶,煮好的黄豆胖乎乎的,拌好玉米面,在暑热中散发着浓浓的豆味。我们盼望着,豆豉发酵充分,就可以揉成团子晒干。加入金黄的菜油,鲜红的辣椒面一起熬制,做成香辣可口的豆豉,就可以用暄腾腾的白面蒸馍蘸着吃了。豆豉里,似乎还散发着桐叶淡淡的清香。

  可是,当第一阵秋风袭来时,梧桐叶却最先落了。它们匆匆告别枝头,如一只大鸟,嘎嘎地飞向地面。捡起一片落叶,绿色还没有褪尽,手轻轻一揉,叶子就全成了粉末,手里只剩下一柄软软的茎。才几天啊,树上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那春天满树的紫色喇叭呢?那碧绿而毛绒绒的叶片呢?年少的我们心里空落落的。长大后读到“梧桐一夜落,天下尽皆秋”,脑海里就浮现出了干枯的黑绿色梧桐叶满地的情景,不免戚戚然,悲秋之情渐上心头。

  我们喜欢泡桐树,可是许多人不喜欢它,木匠一见泡桐就皱眉头。因为泡桐生长快,木头质地轻薄,做成门扇都不牢固,更别提盖房当大梁用了,中看不中用。可是女人们喜欢泡桐解成的板做成装衣服的箱子,不翘不裂,不被虫蛀,不易脱胶,纹理美观,刷上金的油漆,画上喜上眉梢的画,就是姑娘陪嫁的上等家具。

  那年,我们新打了地窑院,父亲在院子周围栽上了十几株泡桐树,笔直的主干,才两年的工夫,就有两把粗了。父母商量好了,等上两年,这些泡桐就可以派上大用场,闺女儿子们结婚的箱柜就齐备了。一个春天,父亲赶集去了,第二天一早起来朝着庄子四周一看,大吃一惊,几株泡桐树哪儿去了呢?只剩下贴着地皮的树茬,还渗着晶莹的汁液。原来哥哥看着村子里的人锯桐树,往树中间的孔里倒上清油,说这样树会长得更快。哥哥如法,将自家的几棵泡桐也给锯了。父亲气得浑身颤抖,一把拽起炕上睡觉的哥哥,大声:“谁让你把咱家的树锯了?啊,两把粗了,明年后季伐了就能做家具了。你个败家子!”他的巴掌一次次高高举起又放下,既舍不得打娃,又可惜即将成材的树被毁了,只好用咆哮来代替他的、无奈和心疼。原来,人家是将长得曲里拐弯的树伐了,为的是新生的主干笔直。十七岁的哥哥不懂,好心干了坏事,只能低头默不作声。

  展开全部虽然暮色已悄悄将我的毛孔缓缓紧缩,但在这巴旦木花的领域里,我仍想的绽放,像那花儿一样,将青春和生机在这充满香气的时空里静静地展露和收藏。你是我的美,从遇见的那一刻起,就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取代,是我恰逢此世,也是你来的刚刚好。遇见你,我不会再离开,不会再有“你的离开刚刚好”之类的废话,即使你凋落在春风里,我也会在下一季守候你。不为这诱人的春色,只为能将你静静地描绘在的记忆里。

  若不是站在这北方的天空下,我不会遇见你,也不会滋生这的眷恋,没有了你就没有了这春色。我未曾游遍天涯,也未曾将这世界描画,但我知道,此后,你就是我灵魂永远的家,任晚风吹乱我头发,我依然羁留在这巴旦木果林中。我不是刀郎,却毫无理由地喜欢上了刀郎那干涩的忧伤。我向往着走遍所有牵情的土地,我也希望走过的地方可以世代安宁。我悄悄地来,不惊扰你的忧伤,不停滞你美得绽放,静静地将我的祝福融入你最美的向往。

  盛开的花朵,已经展现了春天美的极致,而我的记忆里,你还没有将美完全展现,你我已缘定。夕阳,即将沉落在这巴旦木花的领域,用我的眼,已不能细细将你刻印在我的心里,用我的相机,也无法完美将你留在我的记忆里。我要在这里,我会在这里,等你的来生,等你的,等你在这的春光里。我想要你的美,带给我一生的欢喜,我想